相遇的概率

是暑期实习报告

理性一点的说是写得挺完整的想留个档

感性一点的说是我想记得她更久一点

写三次元的东西感觉不太好(。。。


     忘记是如何熟络起来的了。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每天等着与她一起画画,一起谈天摸鱼,一起去楼下罗森买烤串的日常了。她比我矮上那么点,明明是个女孩子头发中间却有点秃。虽然很明显这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但我总会避开这一点。哪怕是不知情的人向我问起她,我也总会换着法子来描述她。比如说那个总是画一些很奇怪画的女孩子(放在立方体上企图营造仰视效果的伏尔泰头像;“为了显得更加真实”散乱在地上的静物;不同灯光角度下戴帽少女的速写等等);又比如说每天来得很晚(有时候是下午三点半)一个人摸好画笔埋头啃哧吭哧不怎么说话的女孩子;也可能是非常简单粗暴地“那个非常喜欢贝吉塔,买了好几件优衣库联动T恤每天换着穿的女孩子”。

    她应该比我更大一些,不知道是还在暑假还是说已经毕业了,每天都来画画。她有一天晚上告诉我她昨天七点睡的觉,我说这不可能啊七点我们不是还在一起画画吗?她这才好像头上跳起了几个感叹号似地噢是早上七点。我有一次说想要补猎人,她向我极力安利,并说:看到蚂蚁篇就可以了,对我来说猎人到蚂蚁篇就完结了。但是向她提起再上一代人会许喜欢的clamp或者圣斗士、再或者下一代人喜欢的小篮球小英雄,她都是兴趣缺缺的样子。因此我觉得她应该是出生于1990年左右的人吧。

    她从七月份的一开始就告诉我,八月份会离开。离开的实感一直叫人捉摸不透。在七月最后的一周她几乎是像个小学生一样一会儿油画玩玩一会儿水彩玩玩一会儿拉着我一起看云。(明明之前我画不下去的时候她还笑话我“你的耐心越来越差了嘛!”她如是说)有一天回家的时候她突然和我说她妈妈想吃桃子了,回家的路上要带两个。我很奇怪,九点半的市中心哪来的桃子给她买啊。于是从此知道了她来回往返都是自己蹬自行车,时间视天气大约是一小时。我也见过为了进入原画或者纹身行业来打基础学习的人,没有一个坚持了超过两个月。她看起来并不是喜爱运动的人,要不是因为名为快乐的多巴胺,谁会忍受这样的奔波呢?这件事情往深了去想是很可怕的,尤其是想到这样纯粹的情感可遇而不可求的时候。

    她还有一次带着自己的画来了。是鸟山老师龙珠中的一格分镜,贝吉塔变成了猩猩,面前的碎石从站着显得小小的悟空。她解释说这是她参加同好群里的活动作业,因为她喜欢的贝吉塔只有这么一张,所以哪怕是非常难画的猩猩也硬着头皮上了。“不过就算变成了猩猩,美人儿就是美人儿啊!”她这样说着。我为她计了数,这位戴着四十米厚粉丝滤镜的太太在一个小时里说了11次美人儿。那天晚上我们就在这样的插科打诨中度过了。我的勾线笔型号不全,但是特地带来给她完成了这幅作品。她很开心觉得自己画的很好,我在忙别的事情,没怎么认真看,潦潦草草地为她加油。那天下着雨,她差点没有把作业带回家。但是过了几天她却告诉我没有被选上,同组的大佬们都太强了,她连背景台词都没有上的作业根本没法打。我有点愧疚。因为我自己也有临摹漫画分镜的爱好,面对喜爱的角色还是被对话泡泡挡住甚至还会脑补着画出被遮掉的地方。“不过我是管理员哦,可以给下一轮的选手出题了嘿嘿嘿”她一边把其它作品给我看,一边笑嘻嘻地不知道是安慰我还是安慰自己。我注意到手机屏幕上的贴膜裂开了,里面还沾了很多灰尘,不太记得了。手机用久了是会这样吧,刚开始是终于追到手的小情人小可爱,用久了就成了糟糠之妻。我自己手机的扬声器上也有那么一块沾上的颜料,不太记得是什么时候沾上的了,但是已经擦不掉了。如果有人问我我你手机上有块白的哦,我一定也会很无奈的奇怪你的关注点到底在哪里呢!

    不过根据后来的观察,她对待绘画这件事比我更加刻苦,但是画起速写总是犹犹豫豫举棋不定,要么就是落笔了也抖个不停把一整条线拆成好多段。于是她每天开始画图前就先摸出一张4开大纸,刷刷刷刷一通排线。最后我也学着她这样排,直到被老师提出了“你排那么多线干什么”的问题。她有时候画风景的速写画到最后会用上炭笔,我其实是不太理解的。一是画室没有炭笔难以修改,二是炭笔的反光质感和铅笔非常不一样。她却认为这样画面的黑白对比更加强烈,加深了画面效果。我是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但是在艺术上我不知道是因为自己也初来乍到,还是抱着艺术包罗万象的多元性,我认可了她的观点。也许换一件事情的话,无法说服别人相信自己的观点,我就会很烦躁,是对于这件事情以及与她之间的其它各种奇奇怪怪的意见分歧我却冷静地包容了下来。她第一次画水彩的时候把铅笔稿打得和照片一样小,颜色还涂得脏脏的。我们俩坐在一起就像两个嘴停不下来的相声演员,也不知道是互相辱骂还是互相吹捧来得多。她完成的作品最后受到了大家的一致表扬,虽然我对于她使用了多少搬不上台面的邪教画法十分不理解。其实回忆到这里我早就已经明白了叫当时的自己还不太清楚的谦虚。

    我不知道她是否爱着自己的画——每一次她都只留下一张照片,甚至有一幅画刚开始的时候她就在边上写上了可弃的标记。我说好可惜啊明明画得那么好,然后把她的作品夹在我的后面,放进我收纳的画册里(所以有几页特别厚,正反面一共夹了4张300克水彩纸)。她笑话我像个捡破烂的,怎么不把油画也带回去。可是我这个人很奇怪啦,文档存到电脑里过两天再找就会找不到啦!这个道理不就像看实体书比电子版来的有实感一样吗!(有一半原因大概是没有好好收拾,另一半原因大概是根本没有好好去找)她画错的时候也会唉声叹气地和我说,好想control+Z啊。然后和我解释一大堆板绘和手绘占比的道理,话题不知不觉就刹不住车了。因为种种事情我对自己的画非常没有自信,可她不一样。她向我安利绘茶。我一个人悄咪咪地试了一试,完全不行。只要想着有人正在看着你,我就会想要把头埋进土里。而她大概就是那种明知道自己画得不行,但是就算不行也要画出来。可能就是这些我十分羡慕却做不到的事,让我与她成为了朋友吧。

    上课的最后一天,我们照例一起走那段到地铁站的路。我们到底是又聊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是一言不发的,我到现在已经忘记了。我只记得她说,等天气凉快些了会再回来。也许这是成年人世界的又一个谎言吧。她在等我向她讨要联系方式吗?还是我也在等她来向我要联系方式?也许世界上的种种感情,就是不确定的那一刻才是最美丽的时候吧。我大可相信那些脑海中一厢情愿的天真烂漫,因为这本身也是一种罗曼蒂克呀。

    只不过当我又遇到了与她相似的人,这一次我再也没有去重新认识她的好奇了——再也没有忍受她离开的勇气了。

    因为这本身也是一种残忍啊。


Whiteout 雪盲

配对: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

职英假期爬山设定(就是字面上拿着冰镐绳子往上爬的那种)

小男孩属于平哥,傻白甜属于我

BGMThe deeper level - jodymoon

=====================================

墙壁被粉刷成白色,午后的阳光把房间打成一片金色——

金发的年轻人单手转着轮椅进来了。他骨折的右臂被利落地包扎在胸前。床上的少年由周围大大小小的仪器监视着生命体征,看起来要更严重一点。他尚且无法扭头,只能转着眼珠看向轮椅上的人。   

几乎是同时——

「小胜…」

「你这家伙怎么搞的」

「明明是小胜先….啊痛痛痛!」靠在枕头上的少年想要反驳,可惜败给了伤口撕扯的疼痛。

「哈?受伤的时候怎么不知道痛」

「小胜还说我呢」无奈的口气。是看到轮椅上那位闭起眼睛,也因为情绪激动吃痛得皱起眉头。

于是这时候两个人都不说话了。被称为小胜的人就坐着轮椅靠在他床边打起盹。金色的光倾洒在他的脸颊,往日飞扬跋扈的的棱角都被磨平。杂志上都怎么说来着,如果不说话就是个帅哥?不愧是小胜,这也算是赞扬吧?太阳这么好,可惜不能出去走走,小胜的皮肤都被晒成透明的了呢。眼睛好累,我也想睡一会……


然后一切就归于黑暗。


真难得,绿谷出久一边感叹一边回味着刚才的梦。事实上过去六个小时他根本不敢睡更不要说休息,这个温馨到不像话的浅梦让他感到了片刻的希冀。至少周围的一切也是白的——只不过不是光线明亮洁白的房间,而是月光下灰白的雪。


但这对绿谷来说没有区别。


他看不见了。


*


五天前,英雄人偶与爆心地踏上了登山之旅,当然他们用的是私下里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的身份。

作为旁观者的话一定会感概:这俩死对头终于也有手拉手去郊游的一天啊。可绿谷不懂,当然不是说他不珍惜和自己幼驯染搞好关系的机会——他们的关系相比于中学时期已经好了太多了,可面对面站在一起就…就像塑料姐妹花——他不明白的是小胜究竟在想什么。毕竟他除了小时候跟着这位曾经的孩子王上山抓虫子之外,对于登山没有什么经验。

爆豪这边倒是个老手了,但单凭一个人想要挑战海拔五千米的雪山有些冒险,也有些孤独。他需要的是一个确保者,而最合适的人选除了那个对他了如指掌的废久还有谁?他早已不是14岁意气用事的小孩儿了,两人的关系也早就不是一触即发的紧张了。爆豪胜己不可察觉地叹了口气,这是成年人遇到烦心事最简单的宣泄方式。他的心里有一种不知何来的愧疚,却又不知要如何填补。


盛夏的雪山是一位个性分明的美丽少女,她前一秒还可以晴空万里地对你露出微笑,后一秒便可以张牙舞抓地肆虐风雪。

三天前,两人成功抵达积雪区。就在爆豪以为登顶要不了多久、然后绿谷出久又会成为最初那个对他五体投地眼冒星星的小跟屁虫、一切都会像剧本写好的那样触手可及的时候,变天了。

在爆豪胜己的心里,或者说在所有登山爱好者的心里,暴风雪本身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有可能随之而来的雪崩。他拽着绿谷要回撤,但这小跟班非但不肯听话,还初生牛犊似的凶他「绝对可以登顶的!」、「你不是永远拼尽全力的人吗!」这种垃圾话。爆豪当然毫不客气地回敬「先回去!不许给老子哭!」

这时爆豪胜己才发现事情不对劲。从刚才一路开始,废久的眼神就四处飘忽。食物储备足够,本来还想着回到安全营等天气好转再进行挑战,眼下看来是要撤退了。


半夜,雪崩果然来了。

绿谷瑟缩在安全营里,不敢直视他的幼驯染——他无知的一腔热血差点葬送了两条生命。说是安全营,其实只不过是岩壁上稍向内凹的一角,充其量还不如国中时家里的卫生间大。爆豪胜己也出奇的安静。寒冷冻结的似乎不仅只有他手上的汗腺,还有他原本可以飞速运转的大脑。


天亮了、天黑了,一整天天气仍然没什么好转。爆豪有说不出的暴躁。他怎么会不想冲顶,可两人的情况不容好转。刚开始绿谷还能和他打趣抱怨罐头太难吃,想吃Lunch Rush做的猪排饭。但不多久,他连眼睛也睁不开了。流出的眼泪在脸上挂成了小冰片,比那下面的雀斑还蠢。如果放在以前,他爆豪胜己一定会不留余地地嘲笑废久这双欺诈性的大眼睛终于能闭上了,但他现在说不出话。

虽说启程前两人就说好了不使用个性——无论是爆破还是力量的增幅都太容易对脆弱的自然造成伤害,而这会造成什么后果不堪设想——可是此刻爆豪冻僵的手甚至发不出一点点用来取暖的小火花。


海拔4000米,风雪中,两人错过了最佳撤退时机。

这就叫祸不单行。


*


静冈县。

绿谷引子已经急疯了,她的心肝儿子快要有一周没有联系自己了。就算职业英雄事业再怎么繁忙,也不应该忽视家人啊。况且世界上又没有什么外星来的飞船,也没有什么扬言打个响指就能毁灭世界的大反派!光己安慰她,没事的没事的,你看看我家臭小子。可是,可是出久以前每周五不管有多忙都会打电话回家的。最近的新闻上也没有出现他,不会是出事了吧!啊,这样说来胜己好像也…


于是,两位太太报了警。

……

至少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


现在。

两人勉强下撤到积雪带下的另一处岩窟中了。绿谷发起了低烧,爆豪不得不以一种从未有过的近距离和自己的幼驯染依偎在一起。交换着彼此的温度,交换着彼此的呼吸,交换着彼此的心跳。

不过聊胜于无罢了。


绿谷开始讲起胡话「小胜你有听过吗?在雪山上有一种白色的花,把它送给…」

「我们已经出雪线了」是被爆豪无情地打断。

绿谷好像毫不在意,又开始咕噜咕噜地「小胜真厉害……」

听不下去了。好像每当绿谷找不到话题的时候,就会用小胜真厉害来圆场,都快变成了他的的口头禅了。但头一回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这声发着抖支离破碎的奖饰,爆豪胜己自负不起。自己究竟哪里厉害了?从此世界上不会再有英雄人偶和爆心地了!人偶和爆心地就要死在了半空中了,而自己毫无办法,这都是自己的错。

剥开爆心地的名字,爆豪胜己只是一个普通人。英雄不是全知全能的神,英雄也有做得到与做不到的事。此时此刻瑟瑟发抖却又用不出个性的自己,和当年那个受颐指气使的无个性有几分差别?要是幸运那个废久的失明不会再持续多久了,但盲目却是你的顽疾!承认了吧,绿谷出久就是你的心病!

要是清醒的爆豪胜己看到了现在缩在废久旁边的这团废物,非得照着脑袋给自己来一炮。爆豪自暴自弃地想——「自暴自弃」这个词本来和这个男人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


「出久,醒醒」

啊?小胜在说什么呀,是在叫我吗?

时间还有什么意义,反正我们都…很奇怪,面对人生的尽头绿谷突然就看得开了。说不上什么不甘心,也说不上什么遗憾。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两个灵魂在这一路上吵吵闹闹分分合合,最终竟然也能殊途同归,这难道是什么天命吗?唯一要说的话,那就是从此以后妈妈要怎么办吧……想到这里绿谷又要哭了。他艰难地想要眯眯眼睛,就在那一瞬间他捕捉到了光,刺眼的光——

「小胜登山是为了看日出吗」可他看不清,连眼睛都睁不开。

「……算是吧」其实爆豪根本没有想过这件事,他只是想要站得比别人更高。


绿谷不用想都知道,初升的太阳一定亮得发烫,然后把周围的云一圈圈都染上红色。炙热又浓烈,就像生命,就像小胜。不知道小胜是怎么想的呢,大概他早就看腻了也说不定。

不,这是一生都不会厌倦的景色,可惜也只止于此了,爆豪胜己心想。走得太快,不知不觉连丢了重要的东西都感觉不到了。他在一片恍然中听到了咚咚咚嗡嗡嗡的声音,果然是快要死了,都已经出现幻觉了……


……


*


睁开眼睛的时候爆豪胜己没有什么真实感。他醒在一间干净洁白的房间,看起来像是医院。绿谷出久就躺在他旁边那张病床上,眼睛上蒙着纱布,浑身贴着检测生命体征的仪器,看起来比他严重得很多,其实他们也就半斤八两。


绿谷看起来还没醒。阳光透过窗帘倾泻进来,房间里一片斑斑驳驳的暖橘色。


一瞬间,名为爆豪胜己的少年难以自制地怦然心动了。


-Fin.-


=====================================



我塔喵居然写文了?????我塔喵还会写文哒?????

最近被热傻了,连着两天在十分钟内丢了东西!!!???真实热到糊涂????

然后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脑子里开始想着一个有阳光的房间,然后有空调,有花露水或者消毒水味道的那种……很舒服的那种,很复杂的那种,我画不出来的那种(。

其实这个脑洞2月的时候就有了具体的可以去翻一翻就知道了而且我画出来肯定就又变成沙雕图表情包

虽然打了胜出TAG但实际上CP意味简直白开水嘛!

雪山是瞎编的,原型来自雪宝顶和艾格峰 

还有我知道有很多人已经用过这个标题了其中还不乏很出名的文……但我真的觉得很合适所以我就要用这个题目

感谢忍受唠叨读到这里的你!LOVE!



随便碎碎念一下。。!

一定有人发现了:这条鲨鱼的每张图怎么都不是一个画风呀

哎呀。。确实是这样的呢。。。

不知不觉一直都在实验,到底该怎样画才能把脑洞表达出来呢

画画真的好难哦。。(傻笑.jpg


但转念一想也不全是这样的!

比如----



一但点进这个连压感都没有的沙雕笔刷!!

沙雕图简直信手捏来好不好啊!!啊?!

君沙雕图本当上手!


不。

还是回到正题。

一直以来污染大家的主页,土下座x3!!!

本来的初衷只是随便练习and自己爽爽

但是没想到这些垃圾图甚至还有点赞评论。。

我真实冰天雪地原地跳楼暴风哭泣

好紧张好害羞还有。。。

呜呜呜呜呜呜好高兴!!!!!!

谢谢大家。。我。。不会辜负的!

补完03版and香巴拉,只想哭着大喊
「兄弟真是太RIO了啊」
突然发现自己萌的CP都是原作RIO到不行的(取下滤镜)上骏河屋逛了一圈和泉八云老师居然也站过这对!不愧是我的女神!!!!但是日期都是04、05的了......真是不得不感叹坑已凉圈已冷
更加珍惜我萌着尚且还能躺着吃粮的CP们了……😭

好喜欢绅士,希望平哥能对他好点......😭😭😭

上一页
下一页